歌手推荐丨迷人嗓音“火山音”简弘亦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10-16 15:01:59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

简弘亦

内地男歌手 音乐制作人


2012年,为抗战电视剧《独狼》创作主题曲《无名花》;

2013年,推出首张个人EP专辑《想家的人》;

2015年,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《树先生》;

2016年1月,在北京举办《树先生》专辑首唱会;

2017年,与方文山一同为毛泽少创作歌曲《武娘》;

同年2月,为电视剧《淘气爷孙》演唱片尾曲《小缘家》和插曲《鲸城》、为电视剧  《总裁在上我在下》演唱推广曲《反派》;

此外,他还为张靓颖演唱的歌曲《思美人》作曲;

同年3月,为电视剧《青云志2》演唱宣传曲《伤心花》。



还记得因为什么爱上他的吗?


饱含深情的《小幸运》

全程抖腿的《摇滚藏獒》

安静做自己的《树先生》

低沉到骨子的《魔鬼中的天使》

也许是因为《你就不要想起我》

他那一句“明明你也很爱我 没理由爱不到结果”

让我们从此非弘不可



简弘亦



列举几个小编最爱听的歌和故事

让我们一起走近男神


01

《过节》

孤单着的罪与罚

简弘亦每一次出手,似曾相识,又恍若隔世。


曾在初中操场谋划离校出走的少年,现今用一首首单曲传述自己与他人的相逢、道别。


他的声音包裹的秘密被同盟者识破,或许远隔天涯,但音乐剖析了未出口的问候。来自清晨的微光或是深夜不眠的垭口,拉开歌单,为自己点首《过节》。


迷幻音色铺底,特意摆弄的整齐鼓点,一个人也是一支队伍,孤单得很有气势。吉它忠实的在许多流行乐中站岗这首也不例外,敞亮了些许音色压住了人声的撕裂,平缓过度。


某次与友人聊天说到节日的功与过,简弘亦信手拈来,二十多分钟后,有了《过节》。


单身者的抗争有世共睹,节日最嫌弃寂寞无伴,再有商家花样百出增添的名目更让只身者难堪,过节,成为了心头的过节。


只为完整的自我和不肯妥协的愧疚,一个人活着是父母眼中的不可以,亲戚闲聊的百家话,孤单者的罪与罚。


过于喧嚣的孤独已经不是孤独,是无数双眼睛的注目和庆典中与己无关的盛焰。城市的落脚点不只是一间屋,还有有人等你回家的灯火。


既便自嘲为单身狗,发现还可以痛打落水狗,曾经浏览的姻缘网站数不清的相亲派对,以及,狠心别过当初以为一辈子的朋友。时间的终点和它化解的尘缘,最后依然独自走过斑马线,众人在此,你在对岸。


这不是卑微者的自述只是一首歌,一百六十三个字符里的点滴揪着。



02

《伤心花》

《青云志2》宣传曲引热潮


电视剧《青云志2》卫视热播中,剧中张小凡与鬼王之女碧瑶之间的感情令不少观众动容,由“开口跪”实力唱将简弘亦和人气女歌手毛泽少演唱的男声女声两版宣传曲《伤心花》,一经上线便引发传唱热潮。


《伤心花》唱的是世人都会有的情劫,很容易引发观众共鸣。曲作者、制作人丁培峰称,曲子一气呵成,音域跨度很大,尤其是副歌部分听来更是荡气回肠,简弘亦的声音充满磁性、感情充沛,正是他心目中最合适的声音。


不过此次演唱《伤心花》对简弘亦而言难度却不小,“如何用假声唱出爱情的荡气回肠,很有挑战性。”他笑言,自己的音区偏低,对于喜欢这首歌曲的普通人来说,去KTV用真声唱出来是毫无压力的,易于传唱。据说该剧还没播出时,这首歌就已经在剧组里单曲循环了。


作为一个原创音乐人,简弘亦被更多人所知道却是因为他翻唱的《小幸运》《泡沫》《默》等歌曲,他浑厚深情的嗓音极具辨识度和感染力。其实近几年来,他创作了很多影视剧音乐。比如他曾为黄晓明主演的电影《匹夫》创作片尾曲,他和海雷、丁培峰组成的独立音乐厂牌“红海音乐”更包揽了包括《我的特一营》、《云水怒》、《功夫婆媳》等20多部影视剧的作曲和演唱。


2017年,观众会在各大平台的电视剧中更多地听到简弘亦创作和演唱的歌曲。






03

《群居动物》

撑住孤单抱团取暖

简弘亦慢热,犹如他的旋律。


他的名字逐渐被听歌的耳朵认知熟悉接纳,几年前的单曲并未从庞大的互联网曲库沉沦,陆续让人翻出传播进而受到欢迎,说明了有一些声音大约抗得住时间的洗礼

他不间断地创作发歌,呼吸般自然,伴侣般体恤。


每一位歌者独自发声,总期翼不知何方传来的一句“我听到了”,好比离开故土从六环穿梭到市区的每一颗魂灵,不拒绝突如其来的温情。


常规的四大件编配、男中音不曾改变的吐纳有度,仿佛在告知日复一日的生活本就如此。群居动物背道而驰,怕速度太快脱离了轨道落得沉寂,每一间单身公寓里包裹的身体,一次次朋友圈晒出的声音。


那不是自拍、旅行、美食、撒娇、友人或爱情,只是撑住的孤单渴望得到近程远程的回声,人们私下一个人发呆,却在社交平台上热闹抱团。


虚拟的空间让现实成为虚幻而虚拟更为现实,网名背后隐藏的眼睛鼻子嘴巴,碎片化文字敲出的平淡起伏希盼失落,群居动物来自高价房下每人一间的合租,也是人手一个账号的互联网中失魂落魄的雾霾。


少年的独自尚带着懵懂,老人的孤寡已经日落西山,而青年撑住孤单撑出一片天空,抱团取暖未老不敢先衰。数度的介怀到最后的释然,只是这样,这样而已。


不要过份成熟的年少,也不要老来无伴的垂暮,试图百炼成钢的每一段岁月,都难免有享受拥抱的渴求。


如果可以紧紧地,最是温暖。
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